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新手专题

当前位置:首 页 > 新手专题 > 正文

谁的江湖


姚希望是我的表舅,是我八竿子也打不出一毛钱关系的表舅,但在实际生活中,我不光得叫他表舅,还得对他毕恭毕敬。
这并不是说姚希望有着泛亮的光荣历史值得我去敬仰,或者对我们家有着大恩大德,其实姚希望就是一个开锁的,在江湖街出镜率并不高,但他又自称江湖街就是自己的城池。说实在的,我一直心里有点儿看不中这个人,因为觉得自己在街道办上班,大小也算个国家干部,总有这个没正当职业的亲戚在眼前晃来晃去,心里很不爽。
姚希望是去年到我们家的。那时江湖小区已全部建好,住在江湖街上的人家都在纠结,是政府拆掉自己家老房子,在小区里分到房子合适,还是政府规划不到自己家,依旧住在老房子里合适的时候,政府的通知就下来了。我们家那段街,没有多少利用价值,暂缓拆迁,不在这次规划之内。对于这件事,我们家当然是不喜也不忧,因为在新建的江湖小区里,我小姨段姑娘曾给过我们家一套房子,母亲说等我找到女朋友结婚时用,并且段姑娘自己还有一套也在闲置中,虽然她在去广东时交代过,如果她不回来,就把她那套房子给牛宝宝,可直到现在段姑娘没回来是没回来,牛宝宝不是曾把别人腿砍断,现在还在牢里不也没出来吗?这等于说我们家在江湖小区里有两套房子,那么老房子规划掉与不规划掉对于我们家来说,显然是无足轻重了。
我们家那段街不在此次规划之列,但江湖街东大半条街,也就是靠近江湖小区的那块四五百米,大杂院、老民宅都要拆掉,这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小活儿,城里又没人愿意干,街道办就趁着乡下农闲的空儿,从乡下组织了一支拆迁队。姚希望正是随着这支拆迁队走进江湖街,走进我们家的,直到拆迁完工也没有离开,并且至今生根发枝的势头正猛。
按说拆迁队到了江湖街跟我们家也没有一毛钱关系,关键是母亲有天不小心到菜场买两根莴笋时,把手里的一串钥匙忘在了卖莴笋的菜摊上,想起来回头去找,没找到。母亲说明明想起来就放在这里了。摊主说这里人来人往,别说一串钥匙,就是一根针也早没影了。母亲想想也有道理,却不明白谁拿一串钥匙有什么用?毕竟跟一根针性质上还是有区别的。
回来的路上,母亲想反正钥匙也丢了,门也进不去了,就顺道去拆迁队问有没有榔头锤子,借一把回来把锁砸了,正好在那遇到姚希望。
姚希望听母亲说借榔头砸锁,就接上话头: 那不把门也带坏了?
母亲无奈地说: 带坏也没办法。
姚希望听了没再说话,而是随手从遍地瓦砾中捡一截废铁丝,用锤子在水泥地上敲了敲,拿在手里跟着母亲就来了我们家,在母亲疑惑的眼神里,姚希望用手里的那截铁丝,在锁孔里三拨拉两捣弄,竟把我们家大门打开了。
高手在民间啊!母亲感叹之余,又央求姚希望把我们家其他的锁都开了,因为母亲丢的那串钥匙不仅仅光是大门的钥匙。姚希望见母亲对自己饱含赞许,也许是乡下人难得有一回得到城里人的赏识,二话没说,又只用了几分钟时间,就把我们家该开的锁全部打开了。
母亲本来就是个沟里河里都能找得着的人,见姚希望有这么大的能耐,自然会多问两句,谁知这一问不打紧,竟问出姚希望就是母亲娘家邻村的人,并且七转弯八拐角,算起来姚希望还是母亲表姑的表姑的 儿子。自从姥姥去世后,母亲把我小姨段姑娘接到城里,一晃十几年母亲娘家就几乎没亲戚来往了,母亲也是十几年没回过乡下,想起来时还会唠叨两句,说自己算是把娘家那方人卖了,丁点儿路程,自己天天也不知都干什么了,咋就不知回去看看老亲戚老邻居呢?于情于理也得找个时间回娘家一趟啊。但终未成行。
母亲对她生活了二十年的乡下娘家本来一直有着深厚感情,这下开锁,竟把表弟开来了,母亲立即有了亲人相见的感觉,一拍手说: 嗨,算是巧了,要搁平时在路上相见,打破脑袋也不相识,看来我今儿钥匙丢得值!
Baidu

本公司所售商品均为正品行货。主要运营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索尼爱立信、LG、多普达等33个系列品牌手机。公司员工怀着极大的热忱投入到手机批发与零售。网络销售这一新兴行业中,我们会不断努力扩大销售渠道,扩展业务范围,做好销售服务,成为令广大客户满意,我公司是本地区家喻户晓的手机经销商。期待各界人士支持。 本公司与北京中瑞特519手机网合作称其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分公司。本公司承诺: 在本公司购买的商品均为全新正品行货、正规发票、全国联保绝无水货、假货、哈尔滨市内顾客可享受免费送货上门、货到满意后付款服务。